Site Loader
Get a Quote
Rock Street, San Francisco

  

?p?(0K??3!?X?Y??3O~?`?Q??g?m????a>L>??????????印,一印证轮回!\r

依靠着轮回魔印,郑鸣硬憾过赤宵剑,现在这只剩下四只手臂的强者说什么他的小世界之中,其他人根本就无能为力,郑鸣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。\r

轮回魔印,一出手,郑鸣就直接施展出了轮回魔印,伴随着时光轮回的挪移,那小世界就开始崩溃。\r

有生有灭,一切自在轮回之中,这方小世界虽然看似只有那强者的一道神禁,但是他同样没有脱离大的轮回。\r

自然也要受到轮回魔印的掌控,也只是半刻钟的功夫,这小世界,就出现了崩溃的情形。\r

也就在这一刻,郑鸣一拳重重的轰击在了那破裂的金光上,随即出现在了赤桑木下方。\r

蚩敌以一敌五,还有一种越战越勇的姿态,大魔屠神刀挥舞之中,杀的五个神禁级别的高手不断的后退,郑鸣飞出之后,就朝着蚩敌直接冲了过去。\r

看到郑鸣冲来,蚩敌将他身后的位置清空了出来,他没有和郑鸣说任何的话,但是郑鸣却能够感到,这个蚩敌,绝对不是一张没有丝毫情感的牌。\r

“孽障,我要杀了你!”已经变的有点颓废模样的四臂强者,怒斥郑鸣,他四臂闪动,疯狂咆哮。\r

对于此人,郑鸣没有心思再纠缠,他朝着那巨大的赤桑木扫了一眼,随即下定了决心。\r

按照紫雀神皇的作为,他真的有一走了之的冲动,但是最终,郑鸣还是决定留下来。\r

破了赤桑木,为的不是紫雀神皇,而是整个紫雀神朝之中的普通百姓,等赤桑木横扫天海关,将无尽的大地尽皆变成海域,紫雀神皇死去的可能不大,但是受灾最重的,还是那些无辜的百姓。\r

自己虽然喜欢独善其身,可是现在,能够在举手之间,就能救活无数人性命的事情,郑鸣无法说服自己拒绝。\r

来到这个世界这么多年,郑鸣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世界,他已经感到了所有人那种真挚的情感,所以,他不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掉。\r

这也许是郑鸣的一个弱点。\r

“送我过去!”郑鸣朝着赤桑木一点,厉声的向蚩狄喝道。\r

蚩敌对于郑鸣的命令,自然是言听计从,不会有任何的拒绝,因为它就是郑鸣手中的一张牌。\r

当即快速的挥动手中的大魔屠神刀,将一个威猛无匹的金棍,在虚空之中劈裂成为两段,带着咆哮的刀芒,更是差点将那位手持金棍的神禁强者的手臂斩落下来。\r

那神禁强者虽然愤怒,但是更多的,却是深深的恐惧,他面对蚩狄,已经从心中升起了一种惧意。所以在蚩狄后退之后,他并没有紧随而进,而是退后。\r

蚩狄退到郑鸣的近前手臂犹如钢铁,抓住郑鸣的脚,轻轻的一用力,直接将郑鸣朝着赤桑木投了过去。\r

作为蚩尤的兄弟之一,蚩狄的力量之强,可想而知,他这一投,郑鸣整个人,就好似一道利箭,冲到了赤桑木的近前。\r

赤桑木浩大如山,此时越发接近,郑鸣越发能够感到这赤桑木的强大。\r

一座山,一座布满了各种铭文和神链的巨山,这是郑鸣落在赤桑木时,心中唯一的感觉。\r

三万里赤霄剑,也许能够战的动这座山!\r

“牛顶天,你这可是自投罗网,你觉得你挨近赤桑木,你就能够破坏赤桑木吗?”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的大猿王,诡异的出现在了巨树之上。\r

他的手中,虽然已经没有了那大枪,但是此刻,却多出了一柄金光闪闪,犹如降魔杵一般的兵器。\r

这兵器在郑鸣的感觉中,比不上那杆被自己的轰天锤轰破的长枪,却也不会差太多。\r

“你现在已经是死路一条,我劝你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,放下兵器投降,也好让自己少受点罪。”\r

大猿王面容狰狞的道:“不要想着活命,我告诉你,你击杀了太子,七海之中,绝对没有你的活路。”\r

“就算整个七海跪在我的脚下,我也不见得看一眼,我是来破了这赤桑木,然后回去的。”郑鸣朝着大猿王一挥衣袖道:“别耽误我时间。”\r

“还说破赤桑木,哈哈哈,好好,你果然是嘴巴足够硬,不过这一次,我就给你一个机会,你尽管朝着这赤桑木出手,我倒要看看,你怎么能够将可以媲美神禁三境的赤桑木破掉。”\r

大猿王手指赤桑木,声音如雷。\r

如果让郑鸣对自己出手,大猿王绝对没有这个信心,但是对于赤桑木,他却是一百个放心。\r

神禁三境,这四个字,可不是说说而已,它的强大,更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。\r

郑鸣看着那得意洋洋的大猿王,此刻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这家伙在作死。\r

尽管出手,我都已经到了这里,你想要拦我,不让我出手都不可能,还要让我尽管出手。\r

你是真的傻了,还是脑袋被驴给踢了。\r

“一个小小的赤桑木,本人只是不愿意出手,只要我点出一根手指,就能够将赤桑木摧毁。”\r

郑鸣牛气哄哄的看着大猿王,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。\r

一根手指,大猿王的智慧,比之普通人类都要高,他虽然知道郑鸣绝对不会无缘无故这般单枪匹马的冲过来,但是他相信,牛顶天破不了赤桑木。\r

赤桑木的枝桠间,悬挂着无数的宫阙,这些宫阙之中,无数的七海贵族,都在静静地看着郑鸣。\r

赤桑木对于他们而言,不只是一个战争的堡垒,而且还是他们精神上的一种依托。\r

正如他们相信七海之主无人能够战胜一般,他们同样不相信,有人可以破了赤桑木。\r

“这个人叫牛顶天,我怎么觉得,他是吹牛顶着了天啊!”\r

“不要小看他,毕竟太子殿下,已经死在他的手中了!”\r

“太子的死绝对是一场意外,他拥有着什么可以破开虚空的秘法,这才让太子殿下着道,这可不是太子殿下那赤桑木守护的虚影,这就是赤桑木。”\r

“说不定他还有帮手,你看看那个人,竟然能够力战五个无上神禁人物,好似还没有落下风。”\r

“那是几位神禁大人,正在试探他们还有什么手段,如果不是这样的话,凭借着几位神禁大人的丝瓜幸福宝手段,只要一起动手,早就将他给宰了。”\r

各种议论中,郑鸣看着那大猿王道:“你刚才已经大放厥词了,我觉得你也是一个人物,不如你和我赌一下,看看咱们两个,谁说的是正确的。”\r

大猿王的眼眸中多出了一丝迟疑,他虽然心中有把握,郑鸣绝对摧毁不了赤桑木,但是此时,看着郑鸣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,他心里突然有点底气不足。\r

赌,还是不赌?\r

“呵呵,你现而今已经是死路一条,我凭什么和你赌?就算是赢了,我也没有任何的好处!”大猿王朝着郑鸣扫了两眼,随即做出了一副你这种小把戏骗不了我的模样。\r

郑鸣轻轻一笑道:“不敢就算了。”\r

五个字,却好似五把利剑,直接插入了大猿王的心脏,这一刻的大猿王,就觉得自己无比的憋屈。\r

作为七海之中最顶尖的王者,他虽然不像神禁那般高高在上,俯视苍生,却也没有多少人招惹他。\r

毕竟,他本身的实力,就已经足够让他横行,更何况他的身后,还有一个护短的神禁。\r

从来都是他大猿王怎样,而别人不敢,可是现在,这种情况竟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\r

成了人家要怎么样,他大猿王竟然不敢,这对于大猿王而言,简直就是对他的一个侮辱。\r

“大猿王,不要上当,他这是激将法!”一个头顶青白二气的武者,沉声的喝道。\r

这武者气势不动如山,他头顶的青白二气,更是不断的变幻着形状,时而犹如一道利剑,时而化作一方巨鼎,更有时候,这青白二气演化成一种似龟似蛇的怪兽。\r

看到此人,大猿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然,不过随即,他就朝着郑鸣看了一眼不再说话。\r

“你既然已经没有什么手段,那就让我送你上路!”武者说话间,他头顶的青白二气,在虚空之中,化作一根青白相间的巨棍,朝着郑鸣横扫而来。\r

对于这突然出现的武者,郑鸣当然不敢掉以轻心,这青白二气变幻无常,更让郑鸣警觉。\r

在这青白二气扫来的瞬间,郑鸣的身形闪动,天下极速之间,就已经挪移到了大猿王的身后。\r

“大猿王,如果自己不敢,就直说,不用找这么一个挫人来,我又不是说非要赌。”\r

那催动青白二气的武者,也是一个骄傲的人物,现在郑鸣虽然在和他交战,但是却和大猿王说话,让他感到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,他冷哼一声道:“去死!”\r

青白两色的气息,在虚空之中演化成一座宝塔,朝着郑鸣直接罩落而下。\r

就在这宝塔要下落的瞬间,郑鸣就从这宝塔上,感应到了一种异样的气息,他觉得自己在这宝塔的笼罩下,竟然有一种身躯不由自主要被吸纳过去的感觉。\r

这青白二气之中,隐含着神禁之力,只不过这神禁之力,好似被什么禁锢着。\r

心中念头闪动的郑鸣,催动八九玄功朝着那青白两气挥出一拳,而后腾空朝着那赤桑木扔出了一道紫光。\r

紫色的光芒,只是一个星点,甚至是灯花!\r

在这个时候,郑鸣点开了眉心的英雄牌,将紫兜神炎扔向了赤桑木。(未完待续。)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

Post Author: admin